当年你的一句一句“我爱你”,上位后一秒变敌人,不愧是美国政客。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阿桑奇被捕后,特朗普向记者回应说:“我对维基解密一无所知。这不是我的事,我知道这和朱利安·阿桑奇有点关系,我一直有看到关于他的事,而且最终会有一个结果。我一直在观察阿桑奇的情况,我可以想象,这个决心主要是由司法部长来下,他做得很出色。所以他会下决心。"

然而在2016年,特朗普是维基解密的头号推销员,称他为世界曾经最大牌的维基解密粉丝也不为过了。

特朗普在2016年他对自己的竞选团队获得的来自维基解密的政治支持表示欢迎,并为希拉里竞选团队的电子邮件被公开而欢呼。

就在那年10月的同一天,《走进好莱坞》(AccessHollywood)的录音曝光,显示特朗普曾在2005年吹嘘自己骚扰女性。维基解密开始发布来自希拉里竞选经理约翰·波德斯塔(JohnPodesta)的破坏性电子邮件。

特朗普及其盟友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一个月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战斗,他们抓住了维基解密的爆的料,并将其武器化。

“维基解密,我爱维基解密,”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说。

英文版本合集观看(建议看这个,视频最后那一声喊叫,很难受。)

中文版本视频如下:

维基解密就像一个宝藏,”特朗普在密歇根州(Michigan)说。

“孩子,我喜欢读维基解密,”特朗普在俄亥俄州(Ohio)说。

总而言之,特朗普对维基解密的颂扬超过100次,一张阿桑奇的海报挂在共和党辩论室的后台。在集会上,特朗普从未对维基解密如何获得克林顿竞选团队的电子邮件或窃取美国政府敏感信息的指控表达过任何疑虑。

并且,特朗普的儿子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的最后阶段与维基解密存在直接沟通

而阿桑奇多年来一直受到美国司法部的审查,因为维基解密在发布成千上万的政府机密方面发挥了作用。他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Mueller)俄罗斯调查中的重要人物,因为调查人员研究了维基解密如何获得民主党团体窃取的电子邮件。

2017年,当被问及阿桑奇时,特朗普表示,他不“支持或反对”维基解密公布遭黑客攻击的电子邮件的举动,也不会参与美国政府逮捕阿桑奇的任何决定。

“我没有参与那个决定,”特朗普当时对美联社说,“但如果他们想逮捕阿桑奇,我没有意见。

呵呵

再信美国政客一句我以后倒着走路

回顾一下当时维基解密爆料历史

一切源于维基解密于大会开幕前的7月22日公开了19252封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级官员在2015年1月到2016年5月25日之间的电子邮件正文和8034个附件。

泄露的近2万封邮件来自7个民主党委员会的重要人物:公关主任、国家财务总监、人事财务总监、数据和决策财务总监、高级顾问以及加州北部财务总监,邮件涉及民主党洗钱、操控媒体、给对手下套、为希拉里洗地等。

维基解密此次公布的电子邮件并不是直接属于希拉里的,而是属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这一类政党组织没有任何政府的功能,负责协调民主党全国层面的选举,总统与国会议员在各地的初选由它组织安排,筹集选举经费更是重中之重,被视为提供政商利益交换的平台,通过政党进行选举募捐,搭起有钱人与政客的联系渠道,以金钱润滑政治的运作。其内部电邮的泄露,让世人有一次难得的机会深度观察其台面之下的运作。

与共和党的竞争是民主党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维基解密公布的邮件中民主党委员会高管列出了攻击特朗普的各种关键词,名曰“给大家开阔思路”:“特朗普不听专家,只相信自己;非常歧视女性;侮辱穆斯林;侮辱墨西哥移民,称他们为强奸犯;支持3K党;特朗普的生意经常破产,投资者经常被迫接盘;经济学家预测特朗普的政策将会开启世界贸易战争,破坏世界经济稳定性;特朗普要废除奥巴马医保,危害两千万美国人的医疗保险。”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们在头脑风暴如何攻击特朗普时,还曾经想到发放一则伪造的招聘广告。委员会的一位女发言人克里斯蒂娜·弗雷德里奇(Christina Freundlich)转发的内容如下:“为一总部在纽约的大型公司招聘多个职位的女性职员。该公司以房地产投资、假大学、牛排和葡萄酒著称。公司老板对女性员工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无论是点餐的(必须火辣)还是监管数百万美元建筑项目的(在招聘时必须保持展露其性感)。”而这则广告的标题是“宝贝儿(老板会这么叫你)”,意图讽刺特朗普歧视女性。

除此之外,民主党委员会让他们的媒体团队统一口径宣传特朗普很“危险”,把黑特朗普推上热搜。邮件里详细列出了如何利用推特、Facebook、谷歌和具体黑料来黑特朗普。“网上团队目前正在继续向人们展示特朗普是多么危险,确保特朗普的黑料在热门上。”邮件中写道。

在电视节目“如今民主”(Democracy Now!)的采访中,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表示他更为关注的是民主党内部的金钱交易。

早在今年5月,就已经传出民主党全委会服务器被黑的报道,而且部分文件在网上公布,其中包括向希拉里捐款的大户名单。上榜者最少捐出50万美元,榜首者则捐出500万美元。

这一轮泄出的是近2万条电邮,透露很多筹款细节:捐献大户可以在党代会期间住VIP套房,再多捐些可以参加竞选简报会。

和奥巴马总统进餐也成了吸引捐款的方法,其中一封信的附件里明码标价,每人3.34万美元。

在许多“圆桌会议”中,主要捐款者以专家与智者的身份出席,高谈阔论国家政治经济问题。一位纽约律师罗伯特·皮埃特扎克(Robert Pietrzak)也想见奥巴马,他的捐款额已经达到了上限,他在邮件中表示自己还从来没参加过类似活动。最终皮埃特扎克如愿参加了5月18日的晚餐,他给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阿伦·扎卡瑞(Allen Zachary)的信里写道:“今晚活动很棒,由我关于中国的问题开头,谈了许多外交政策,总统很健谈。我们的晚餐还是6月15日吗,还是要改时间?”

希拉里团队和媒体的关系同样被公之于众。公布的邮件还显示,民主党委员会正在试图操控媒体,一封邮件显示出他们成功阻止了《纽约时报》报道太多希拉里的联合筹款团队HVF(Hillary Victory Fund)筹款的负面信息,而HVF被桑德斯指控违反了竞选筹款法,可能涉及洗钱。希拉里通过联合筹款团队HVF来规避筹款上限。本来筹到的钱是要在希拉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32个民主党分部之间分配的,然而现实却是募集到的6100万美元中,只有不到1%留在了党内的金库,剩余的绝大多数都流向了希拉里的竞选团队——用来打压党内初选竞争对手桑德斯。维基解密公布的邮件显示,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对竞选的分钱不均问题做了一篇报告。这篇报道5月2日见报,但在几天前,《Politico》的记者肯·沃格尔(Ken Vogel)把这篇报道提前发给民主党委员会的联络部过目,使得希拉里的团队有时间准备回应。

此外,邮件显示希拉里团队还曾涉嫌筹划假抗议,活动一开始只来了三个人。“虽然到场人数很可悲,但是媒体报道好得惊人。CNN和MSNBC重点报道。Fox News报道的是‘班加西事件’的新进展。”邮件中写道。另一封信中,民主党委员会准备和MSNBC的主管“私下会面”,要求合作增加民主党在节目里露面的机会。“不能只是开发布会,而是要找记者写好对我们有利的文章第一时间发布出去。”民主党委员会新闻秘书在邮件中如此写道。

而维基解密公布这些邮件之后,谷歌和推特立即把维基解密的网站链接和关键字给屏蔽了。他们说,你要访问的链接可能不安全,很危险。

7月27日晚,维基解密再次行动。此次发布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泄露的语音信息中,如CNN所说,大部分不过是个人间互相联系,捐助者寻求好处,党内官员试图中饱私囊。这类新闻的确会损害民主党的信用,但一个成熟政党对这类事件的公关危机处理早已驾轻就熟。阿桑奇所强调的权钱交易恐怕是美国民主中两党的“通病”,他寄望于长期的新闻调查来揭露民主党内的交易黑幕,但这恐怕也不是渴望刺激性新闻的大批选民目前所感兴趣的。

面对维基解密,希拉里阵营做出危机公关,由希拉里的竞选经理在电视上声称黑入民主党委员会服务器的是俄罗斯的网军,受普京指使。选择在党代会前公布泄密邮件是普京与特朗普阵营里应外合,故意破坏,因为他们二人之间惺惺相惜,而普京却仇视希拉里的强势领导。

7月25日,FBI宣布彻查邮件来源。27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新闻发布会上呼吁俄罗斯寻找希拉里之前在“邮件门事件”中删掉的3万封邮件。《纽约时报》7月27日刊登了一张此番维基解密资料来源线索图,阿桑奇使用的直接信息源是代号为“Guccifer 2.0”的黑客。美国情报人员怀疑这些黑客的上峰是G.R.U.(格鲁乌: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而G.R.U.被认为在今年4月份曾从民主党委员会窃取邮件。

“Guccifer2.0”的代号源于“Guccifer”。代号为“Guccifer”的黑客曾在2013年声名鹊起,当时他攻击了布什家庭的电子邮件,并将这位美国前总统的一些涂鸦发布到网站上,包括浴室内的自画像等。就在当年,“Guccifer”还将一些由欧洲议会罗马尼亚籍议员科丽娜·克雷楚(Corina Cretu)写给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的充满强烈感情的信函公布于众。科丽娜·克雷楚在邮件中要求鲍威尔否认他们之间存在婚外情。这名黑客真名为马瑟尔·拉扎·勒赫尔(Marcel Lazar Lehel),其职业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不过却以“Guccifer”和“Small Fume”等化名著称。勒赫尔于2014年1月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被捕。就在不久前的7月5日早晨,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向媒体公开发表声明称:他们已经证实了“Guccifer”在服刑监狱中自杀身亡。“Guccifer2.0”的名字很明显是在向“Guccifer”致敬。

引用后台留言一段话总结这段历史:

西方国家的民主,是因为有数个对立的党派和政权,所以当民众在揭露执政党派的问题时,会受到对立党派的庇护,与其说民众拥有参与国家政治的所谓的“民主”,倒不如说是党派之间为了谋取各自利益的旗子。

关于阿桑奇的完整报道以及人生经历请点击下面图片跳转观看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捕:世界将再次失去一名说真话的男人

而昨天收到的后台留言,有一句话我印象为最深刻,我现在送给大家。

曼德勒曾经说过:如果天总也不亮,那就摸黑过生活;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不必去照亮别人。但是,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再次表示感谢勇敢的人们。


小学生是一个平凡的人